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学术交流

丁俊发:加速中国物流业的供给侧改革
来源:万联网    发布日期:2015-11-30     已有 人浏览
         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越升。这就是“供给侧改革”。一般认为,这标志着我囯经济增长模式和宏观经济调控政策正在发生实质性改变。
  讲到供给侧改革,必然要提到西方经济学中的凯恩斯主义与供给学派。20世纪7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发生严重经济“滞胀”与物价通胀,凯恩斯主义政策失效,凯恩斯主义主张经济发展的需求拉动,实施政府干预,加大投资,赤字财政,福利保障,温和通胀,充分就业,但这种在需求不足时扩张,需求过多时紧缩的需求菅理政策已严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在这一背景下,供应学派应运而生,供应学派从供应入手,从经济主体为重点,以“供给能自动创造需求”的萨伊定律为基准,主张通过改善与刺激供给来给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他们认为,放松管制,市场调节,减税减负,创新驱动,有效供给才是唯一出路。他们认为,经济增长决定于生产要素的合理供给及有效利用,经济发展的标志是供给的水平和能力,光在需求和分配上做文章是远远不够的。美国里根总统时期就采纳了供应学派理论,渡过了经济滞胀的鬼门关。
  从西方经济学还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供求规律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供给与需求是经济杠杆的两端,政府在某些情况下通过扩大需求来拉动经济增长,在某些情况下通过增加供给来拉动经济增长,这是每个市场经济国家的必然选择,也是我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关健在于对经济形势的判断与出手时机的把握。
  党中央、国务院现在为什么提出供给侧改革,如何理解供给侧改革,我的认识是:
  第一,根据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与实际情况,我们强调靠消费、投资与进出口三驾马车,即靠需求拉动,确保了经济的高速与中高速增长,2001至2014年均增长9.8%,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进入新常态,究其原因,有经济周期的原因,有政府主动调控的原因,更有经济自身粗放式发展,供需错位的结构性原因。所以对今后经济发展模式必须作出调整,对经济发展动力作出新的判断。
  第二,中国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来促进消费,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很明显,有效需求不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01至2014年均增长14.9%,2014年只有12%。生产资料消售总额2001至2014年均增长14.76%,2014年只有8.8%。基本建设投资2001至2014年均增长22.4%,2014年只有14.9%。使实体经济很难受。有效需求不足,在某种意义上,反映的是供给出了问题,一方面由于金融危机后过渡扩张,造成一些产业产能过剩,另一方面,需求在变,特别是居民的个性化需求(商品与服务),但有效供给不足,供给适应不了需求结构的变化。所以必须在供给侧发力。
  第三,供给的的核心本质上就是一个生产函数,是为生产企业提供资金、土地、劳动力、服务、管理、技术等要素,确保为需求方的供给,但实际情况是不少生产企业不能提供有效供给,成了“僵尸企业”,却占用了大量公共资源,造成资源错配,而使许多能提供有效供给的生产企业满足不了或是短缺生产要素,造成供给侧的结构性矛盾,使整个国民经济运行的高成本与低效率。
  所以,从国民经济全局看,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及时,也非常重要。要进一步推动行政制度性改革,给企业更加宽松的环境,调整与改善要素配置,让人口与劳动、土地和资源、资本和金融、技术和创新、制度和菅理一起发力,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提高供给效率,降低供给成本,特别是介决高税收成本、高融资成本、高行政成本约束,通过刺激新供绘,创造新需求。
  物流业是服务业,主要是生产性服务业,也是生活性服务业。是为其它产业物流服务的供给方,供给侧改革有非常大的指导与现实意义。在物流的需求与供给两端,市场经济要求总量的基本平衡,但在实际运作中,有三个阶段,一是需求短缺阶段。由于中国企业在计划经济下习惯于“大而企”、“小而全”,物流外包比例很小,使物流企业吃不饱。二是有效需求与有效供给双不足阶段。三是物流供给结构性矛盾阶段。现在,物流外包比例在上升,物流服务个性化要求在增长,物流专业化、标准化、智能化在推进,但物流业本身不能根据市场需求提供有效供给。比如制造业精益物流、电商物流、城市共同配送、冷链物流、农产品物流、危化品物流、特种运输、医药物流、应急物流等等。许多产业的转型升级,都认为物流是瓶颈约束,2013年,中国制造业与流通业的物流费用率为8.4%(制造业9.1%,流通业7.8%),而发达国家一般不超过5%。中囯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近10年,一直不低于16%,而发达囯家一般控制在8%至10%,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2014年全球供应链绩效指数排在28位。这些足于说明,中国物流的供给结构、供给质量、供给效率都存在许多问题。
  中国物流业供给侧的问题,既要从国民经济的全局去分析,更要从物流业本身去分析。中国物流业同样受到高税收成本约束,高融资成本约束和高行政菅理成本约束。物流企业的发展受到抑制,物流企业得不到公共资源的合理配置。进一步放松管制、合理税负势在必行。
  我深信,中国的供给侧改革,一定能进一步激发物流的需求,改善与强化物流的供给,成为物流业发展的新动力。
专家库
  • 董弋萱:高级物流师,经济学硕士,云南物流领域专家,云南省物流学会会长,云南现代物流技术职业培训学校校长 [查看详情]
  • 徐寿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品牌价值测算中心副主任,北京交通大学物流研究院名誉院长 [查看详情]
  • 侯汉平: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交通大学物流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奥物流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 [查看详情]
联系我们

云南省物流学会 昆明仲裁委物流业仲裁中心

云南省物流学会法律顾问:饶曙辉律师

地址:昆明市环城西路21号(云南省交通厅旁)

电话:0871-63322432

传真:0871-65177131

邮箱:ynwlxh@126.com  QQ:446170188

网址:www.ynsl.org

 

 

友情连接